无知才是年少

【GGAD】邓布利多与笔友的十五封信

SmokedShark:

一个比较不走寻常路的书信体。




1.


(1899年5月)


亲爱的埃菲亚斯:


收到你的来信真让我高兴。谢谢你还挂念着我的家人,他们都很好。


事实上,我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我们周游世界的旅行计划,很可能要泡汤了——这实在是令人沮丧,但我们刚刚为父亲缴付过昂贵的保释金,如今家中的经济状况已经大不如前,很可能今后的一年之内我都得留在这儿,想些办法补贴家用,还有阿不福思和阿丽安娜的学费。


对于没能遵守约定我感到非常抱歉。相信我们未来还有很多机会,可以一起去欧洲大陆,或是更远的地方转转,寻访一些有名的巫师,甚至是学习一些禁忌的魔法。眼下我只能靠这些美好的期待和一些有趣的书籍(谢天谢地,毕业之后我再也不需要考虑自己读的书是不是属于禁书区了)来打发时光,但一切总会变好的。


如果你有更好的旅伴,请不必考虑我的感受。我希望你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这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希望帕秋莎一切都好,真不敢相信已经几个月没见到她,我甚至开始想念她往我身上吐毛球了。


你真诚的


阿不思




2.


(1899年5月)


亲爱的阿不思:


很遗憾,你的信并没有寄到那位埃菲亚斯那里去——我想你的猫头鹰也许是太饿了,他一头栽到我的窗户上一动不动,我只能把他弄进屋里,给他找些食物和水,让他稍事休息再飞回去。


对于擅自拆开了你的私人信件,我并不感到抱歉。如果我不这么做,我就不知道回信的时候该如何称呼你。我实在不能忍受我们令人惊喜的第一次通信就没有一个好的开头,那就太粗鲁了。


而且,如果我不拆开你的信,我也就无法幸运地得知,你是一个如此有趣又可爱的年轻人。瞧你措辞谨慎善解人意,却又期待着学习禁忌魔法。你看似安分实则野心勃勃,真令人迫不及待想要与你结识。


请原谅我的冒失,这是我第一次对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抱有不求回报的好感。你大可将这封信扔掉,就当是写信的我并不真实存在,但我仅凭你的只言片语,也能在脑中描摹出你的形象。


给你写信真是一件愉快的事,我希望自己今后能够时常有幸体验这种快乐。


你真诚的


笔友


又及:你可以认为“笔友”是我的名字,这样我就可以保证自己独占你,而不与他人共享这个浪漫的称谓。




3.


(1899年6月)


亲爱的笔友:


对于你帮助了我的猫头鹰一事,我真是感激不尽。他的名字叫伊万,已经二十三岁了,难免有点行动迟缓……但我实在没想到他竟连飞也飞不动,也许我们以后不该再让他寄信了。


别误解我,我对他这一次的成就可是满意极了。如果他没有飞错地方,我一定无法与你结识。你不会明白,能够与你这样一位风趣可爱的人通信,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有多大的意义。


平时与我通信的人,除了朋友之外,几乎都是一些在魔法界鼎鼎大名的学者,而这两者之间又常常有所交集。并非我自吹自擂,而是事实如此。我们之间的通信同样是我前所未有的经历,而我很高兴,我的笔友是这样一位有礼貌又有魅力的人。


说到有魅力的人,前些天我的邻居邀请我去她们家,将她的侄子介绍给了我。他真是优秀得不可思议,在我短暂的人生中,还从未见过像他一般英俊聪颖,又耀眼得令人难以移开视线的人——而我几乎无法用言语描述我有多么喜爱他。我们一拍即合,几次聊到深夜抵足而眠,第二天又能兴致勃勃地立刻开始讨论那些我们都感兴趣的古老魔法(这就是为什么我隔了这么久才给你回信的原因,希望你不要见怪)。


他叫盖勒特,真是个可爱的名字,不是吗?


有时我真希望自己没有养家的责任,这样我就可以立刻动身,和他一起环游世界。只是现实如此,有些事总归要面对,我想自己已经足够幸运,既能有盖勒特这样的朋友,又有幸能与你这样有趣的人通信。


请写信给我。我愿意和你保持联络。在远方有一位素未谋面的伙伴,是多么令人开心的事啊。


你真诚的


阿不思




4.


(1899年7月)


亲爱的阿不思:


抱歉现在才给你回信,近来我也很是忙碌。


我很高兴看到你的近况,那让我感到自己在世界另一个角落又拥有了一次人生。我更高兴你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希望他也像你喜爱他一样喜爱你,你是个值得被他如此喜爱的人。


至于你的烦恼,我认为你大可以听从自己的内心。能找到一位投缘的朋友何其不易,而能与这样一位朋友共同享受人生,又是多少人都不敢梦想的奢侈呢。问问你自己的心,问问它究竟想要什么。


我同样乐意与你分享自己的近况。近来我陷入了一段形势大好的恋爱,幸而一切都还在我掌控之中。只是我三番五次在性爱边缘试探对方,都未有任何结果,不免有些沮丧。


但我想一切都会变好的,就像你在我们的第一封信中说的那样。


原谅我近来实在太过忙碌,让我们放缓些通信的节奏吧,也不必在每封信的开头都先向对方道歉,如此一来你的猫头鹰对我而言,就是平淡人生中一点惊喜的期待了。


你真诚的


笔友




5.


(1899年8月)


亲爱的笔友:


你说我们不要在信的开头彼此道歉,我觉得是个好主意。因为我实在难以从忙碌充实又快乐的现实生活中抽身,现在就连给你写封信恐怕也成为一种奢侈了。


希望你的恋爱已经有所进展——原谅我,但我已经彻底被盖勒特夺走了。昨天我们一起度过了一个堪称完美的夜晚,以至于直到现在我都无法从他压倒性的热情中分神——他比我想象的还要好,我不曾预料到,他竟然还能是一个温柔的情人——更不曾预料到,这一切竟然都是属于我的。


我情愿用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再换取一个那样的夜晚,但他却告诉我,未来每天都会是我所期望的样子,只要我愿意和他在一起——天哪,就算是一只巨怪站在我面前以死相胁,我都找不出一个拒绝他的理由。


原谅我说了太多关于我们的事……但我想和你分享我的感受。我真不知道这世上哪里还有比相爱之人心意相通更大的幸福与快乐了,希望你也能够感受到这一点,哪怕你能因此多一分动力,我对自己大谈特谈的愧疚之心也能因此减少一些。


愿我们的爱情都能顺利进展下去。


你真诚的


阿不思




6.


(1905年10月)


亲爱的笔友:


我和盖勒特分开了。具体的情形我不想多说,那真是一段十分不愉快的经历。
但请不必担心我。我的家人在我无比低落的时候体现出了令人感动的善解人意,父亲没有责怪我一个字,他仍然愿意放任我去做我想做的任何事。


所以我现在回到学校,成为了一名教育工作者。我想教书也许是一项适合我的工作,它远离不切实际的野心,和容易引人走上歧途的权力。我热爱自己现在所教授的学科,它让孩子们具有认清现实和辨别是非的能力。


也许你已经不再期待与我的通信,但至少我还可以向你表达我的感谢。谢谢你这么多年来一直与我保持联络,你的关心总能令人对世道重拾一丝积极的想法。


你真诚的


阿不思




7.


(1907年12月)


阿不思:


永远别怀疑我爱你(划掉)我对你的喜爱。


如你所见,我实在是个异常忙碌的人,很多时候确实无暇估计信件,因为它们实在是太多了。我很高兴你成为了一名教师,那是我一直想从事却没有机会的工作。


作为普通朋友,也许我该劝你打起精神重新寻找爱情,但作为笔友,我无法这样劝你。曾经你写了太多封关于盖勒特的信给我,我知道他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我甚至很难劝你忘掉,因为我知道那对你来说并不现实。我知道你仍然爱他,而我多希望自己能一口咬定他也同样爱你。


但事实上,我连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就更无从帮助你了。


我随信寄给了你一本很有趣的魔法书,希望你看完之后能多少开心一点。


你的


笔友


随信附书:《史上十大黑巫师》




8.


(1945年11月)


亲爱的笔友:


这个冬天真是格外冷,希望你有足够多的厚衣服可以穿。


我突然有些好奇,在那之后这么多年,你当时的恋情可还一切顺利?


近来发生了许多波折,令我对许多坚信不疑的事物都产生了怀疑。


如果你愿意跟我分享一下你的生活,那将再好不过。


请原谅我这封信写得如此之短。


你真诚的


阿不思




9.


(1945年12月)


亲爱的阿不思:


谢谢你的关心,可我现在所处的环境实在不怎么理想,吃饱穿暖都成了奢侈事情。


我在周游世界的途中遇到了一点困难,眼下被困在一座小岛上,一段时间之内恐怕都很难脱身。好在生活的基本需求可以保证,倒也不必担心我的死活。


至于你问到的,我和我的伴侣——我们一切都好,除了我现在远在他乡,无法与他一起生活之外。我们住在一起,养了一只可爱的宠物,有一栋可爱的二层小楼和一张温暖的大床。他总有他的事情要做,我也有我的,我们互不干涉,也能互相尊重。


我衷心希望你也是如此,但很显然你遇到了许多挫折。只要你们仍然(划掉)如果你心情不好,你大可以想想我此时的处境。一个人被困在孤岛上,还有什么能比这更糟的?


所以你要答应我,这段时间你会一直给我写信,这对我意义重大。我想现在除了你可爱的凤凰之外,没有任何一只猫头鹰能找得到我这地方了。


爱你的


笔友




10.


(1945年12月)


亲爱的笔友:


真希望我可以去看你——但很可惜,我不能。


现在正是万事缠身之际,连这封信我都只能抽空写。


听说你和你的伴侣一直相守至今,真是没什么比这更让人欣慰的了。这让我对很多事又有了一丝微小的期待之心。希望你能早日回到温暖的地方与他团聚,到时候我将非常乐意与你交流旅行的见闻。


我答应会一直写信给你,如果这些短小的字条也能让你少一点孤单的话。


你真诚的


阿不思




11.


(1960年8月)


亲爱的阿不思:


我终于结束了那该死的环游世界,回到家里了。


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字条,如果没有那些,我恐怕很难坚持到从这鬼地方离开的一天。


这些年外面的变化实在太大,我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习惯回家的感觉。


没有什么比听说你和盖勒特和好更让人开心的了,祝你们今后一切都好。


你真诚的


笔友




12.


(1999年5月)


亲爱的笔友:


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我觉得我们是时候见个面了。


不仅因为我们已经信件往来了一百年,更因为我对你之前在信中说的环游世界的旅行非常感兴趣。我迫不及待地想听到你有趣的见闻,同样迫不及待地希望见到你,在我们维持了一百年愉快的沟通之后。


毕竟人生中能有多少个一百年呢?


其实这是个笑话。我想你能明白的,但最近有个讨人嫌的糟老头总说我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这不免令我对自己的幽默感失去了一些信心。


我也有许多趣闻可以与你分享,虽然比起趣闻我更乐意叫它们烦心事。比如一个睡书房的糟老头每天把羊毛袜子丢在我的床底下,只为了偶尔找个借口回一趟卧室,顺便住在这里——这才是一点都不好笑。


如果你乐意见面一叙,请回信给我。


你真诚的


阿不思




13.


(1999年5月)


你惹恼我了。


有件事我决定说出来:你说的那个“讨人嫌的糟老头”,就是我。


一直都是我,你这个好骗的蠢老头。


如果不相信,你可以把右手床头柜下面那块松动的地板掀开,看看底下是不是藏着最近你写给那位可爱笔友的,傻到极点的信——别想着毁尸灭迹,我把那些信藏在很多不同的地方了,你找不到的,尤其是你跟我倾诉隔壁的小帅哥怎么让你在床上欲仙欲死的那几封。


我装成善解人意的白痴老头写信哄了你一百年,结果你却想去跟别人约会?劝你趁早放弃这个念头,你早就已经不是十八岁了。瞧你现在满脸褶子,我打赌除了我之外根本没人乐意跟你约会。


永远别想在我还活着的时候焕发第二春,永远别想。


你真诚的老伴(划掉)


你暴跳如雷的盖勒特




14.


(1999年5月)


致暴跳如雷的盖勒特以及真诚的老伴:


你毁掉了一个老年人对浪漫仅有的期待,这太让人伤心了,我恐怕永远不会原谅你。


我甚至没有心情去考虑你的逻辑漏洞。看起来你像是嫉妒起了你自己,又好像不是。但你的独占欲可真是细水流长一以贯之,我为看不出这一点的自己感到极度羞愧。


但那都无关紧要,总之别再给我写信,对福克斯友善点,他张开翅膀快有一把飞天扫帚那么长了。整天让他在书房和卧室的两扇窗户之间飞来飞去,简直是大材小用。


比一株曼德拉草更难过的阿不思


又及:建议你在我不在的时候上楼一趟,把床底下的袜子拿走,我不希望在卧室里看到任何一样属于你的东西。




15.


(五分钟后)


看在曼德拉草的份上——我知道你在里头假惺惺地哭鼻子,楼下听得一清二楚!


赶快把门给我打开!


END

评论
热度(691)

© 初夏_半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