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书评+偶尔写写文

暗恋( 用大脑绘制文字系列)

啊啊啊啊,不行,好萌,好萌

宇宙般的脑洞:

夏言发誓自己真不是故意要打开那只钱包的。

深棕色柔软小羊皮,他准备下班时在茶水间拾到的,看着眼熟,想打开看看能不能找到证件物归原主,结果证件是找到了,跟证件放在一起的还有一张免冠两寸照。

“……”夏言有些不可思议的盯着自己照片,这是他一年多前拍的,在之前的公司工作3年累积了足够的经验,才有底气跳到现在这家行内口碑最好的,他很重视第一次面试,特意抽出时间重新拍了套两寸照,还记得当时太紧张早晨刮胡子时不小心刮破了点下巴,照片里靠近嘴唇那一段有个小小的红色疤痕。

夏言不是没有被暗恋的经验,但面对类似把喜欢的人的照片放钱包里的纯情晦涩感,他第一次有些手足无措。

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照片塞回钱包的夹层里,夏言心情复杂的抽出对方的身份证件,当看到那堪比艺术照的证件照时,夏言有一种当头被棒槌敲裂的错觉……

……怪不得他看这个钱包觉得眼熟啊!穆恒光啊!公司创始人之一的穆恒光啊!全公司票选的“最美处女座”(……)BOSS!夏言跟了他一年最熟悉的是穆恒光的两个鼻孔……他最近的LOL签名状态还是:“一年了,我终于数清楚我老板有几根鼻毛!”(……)

夏言被满脑子的鼻孔鼻毛雷的外焦里嫩,他哆嗦着放好对方的身份证件,像拿个烫手山芋一样的握着钱包,扔也不是,放也不是,正纠结着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外间突然有人疾步走了进来。

穆恒光的面容冷漠,他比夏言整整高了一个头,肩膀的线条阔硬,给人的感觉冷酷又傲慢。

夏言的表情空白一片,他抬头看着对方,茫茫然道:“我、我捡到这个……”

穆恒光皱着眉,他伸出两根手指,动作优雅的从夏言的手里抽走了自己的钱包,并没有打开检查,直接塞进了贴身的大衣口袋里。

“……”夏言张了张嘴,硬着头皮道:“老、老板……”

穆恒光冷冷的盯住他,突然道:“你打开看了吗?”

夏言条件反射的否认:“没有!”

穆恒光点了点头,虽然表情不变,但夏言仍是注意到对方紧绷的肩膀线条一下子松懈了下来。

“早点回去。”穆恒光抬了抬下巴,又恢复了往常用两个鼻孔看夏言的习惯,不耐道:“每天工作都完不成要加班,你能干什么你。”

夏言:“……”

 

每天的午饭夏言都是习惯性烧好了带到公司去吃,表妹张萌萌正好在隔壁楼,于是夏言一般都准备两份,中午两人一起在公共区域用餐。

“如果有人把你的证件照放在钱包里,你觉得是什么意思?”夏言问自家表妹。

张萌萌咬着筷子,瞪圆了眼睛惊讶道:“谁那么恨我,要把我那么丑的照片放钱包里?”

“……”夏言默了默:“如果不丑呢?”

张萌萌:“不可能,只有真·男神的证件照才不丑,不信你去找,除了穆恒光,谁的证件照不是黑历史?!”

夏言:“我的也不错啊,你前天看我工作牌上的两寸免冠照不还说好看呢。”

张萌萌不屑道:“那是没有男神对比,你跟阿猫阿狗的放在一起你肯定是出类拔萃,但跟穆恒光摆在一起他是1080P而你是枪版。”

夏言没明白:“??”

张萌萌怜悯道:“看你一脸都是糊的。”

夏言:“……”

 

穆恒光只有夏言一个特别助理,负责所有的公事细节,每天的日程安排,整理下面人提交上来的信息报表,反正所有穆恒光处理的东西都会先一步在夏言手里进行筛选。

其实本来他不做这些,夏言竞聘的是财务主管,他之前在银行任职过,结算统计报表能力非常卓越,心细如发,还会规避风险,不确定的收支都会经过他手,评估策划,最后确定要不要做。

原本这家公司之前的财务主管正好要退休,夏言也很有信心可以拿到这个位置,结果上头突然发来了人事变动书,直接把他提拔成了穆恒光的特别助理。

穆恒光之前从来没有过助理,夏言是第一个。

要做的事情比原来多了几倍,夏言虽然心细干活勤快,但却并不擅长交际,一开始忙的真是焦头烂额,他给别的公司老总打电话,约这约那,必要时候还要打太极,连“穆总正在上厕所……”这种没水平的搪塞话都说出来过,往往这时侯穆恒光会用一副“你是有多蠢”的表情看着他,却又从未真的责怪他什么,虽然爱用鼻孔看人,高傲又龟毛,吩咐夏言做事也从来都是用命令的词句,但不论夏言犯了什么错他也没把人调走,边给夏言擦屁股边嫌弃他没用。

做了半年,夏言也基本摸清了穆恒光的所有习惯,他大概天生就有种伺候人的天赋,除了穆恒光的私生活外,只要跟工作有关的,夏言都能安排的仅仅有条,可惜交际仍是弱项,最多也就从“穆总正在上厕所。”升级到了“穆总突发肠胃炎了。”这种水平……

在夏言心里,穆恒光其实是个不错的上司,不清楚他性格前可能会觉得这人太难相处,但真正共事久了穆恒光反而要比很多领导都容易摸透脾性。

不过穆恒光暗恋自己这件事,夏言仍是有些无法想象。

之后穆恒光也没再提钱包这件事,他不说夏言也不会自讨没趣的去问,但心里还是对这件事上了心,有意无意的总忍不住观察穆恒光。

 

第二天中午接到张萌萌电话时夏言有些惊讶。

“你不来吃了?”夏言烧的菜很好吃,用张萌萌的话说就是好吃到“胖死都要吃下去”“什么叫抓住一个人的心要先抓住一个人的胃。”“要是在古代我一定拼了命也要嫁给你。”的地步。

张萌萌的声音在电话里气若游丝:“现在有比胖死更严重的事情了……我得陪客户吃饭,陪不好胖死也没用了。”

“……”夏言只能安慰她:“饭店里烧的也不错啊。”

张萌萌似乎绝望的连说话力气都没了,匆匆忙忙挂了电话。

夏言有些为难的看着面前的两份便当,无奈的叹了口气坐在茶水间慢慢吃起来。

穆恒光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夏言嘴里塞满了菜,两颊鼓鼓的像只仓鼠。

夏言大概没想到会看见他,瞪圆了眼睛一副惊讶的表情。

穆恒光皱着眉,他站着夏言坐着,身高的差异愈发明显,居高临下的很是有压迫感。

“怎么自己一个人吃饭?”穆恒光声音很冷:“女朋友呢?”

夏言对着老板的两个鼻孔,思绪到处乱飘,心想鼻孔真小啊,怪不得鼻子长的那么笔挺漂亮……

穆恒光见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脸就黑了,耐着性子隐忍道:“问你话,乱想什么?!”

“没、没……”夏言反应过来,他匆忙站起身,嘴里的饭菜还来不及咽下,怕喷出来不敢大声说话:“没有女朋友……萌萌是表妹,今天有事没办法一起吃了……”

穆恒光一脸嫌恶的表情:“把饭咽下去再说话。”

夏言闭了嘴,他拼命做着咀嚼运动,没过一会儿便点点头示意自己吃下去了。

穆恒光却不肯轻易放过他:“张嘴给我看。”

“……”夏言简直莫名其妙,他犹豫了一会儿才慢慢张开嘴,脸有些红。

穆恒光走近了几步,手一伸,捏着他下巴抬了起来:“再张开点,我没办法检查。”

夏言只好再张开点,他不懂穆恒光要检查什么,总觉得这么大张着嘴的在上司面前很是滑稽和不好意思。

 

“好了。”穆恒光似乎终于看够了,他的表情淡淡的,轻轻拍了拍夏言的脸颊:“口水擦擦。”

“……”夏言赶忙捂住嘴,他嘴巴张的太久,口水控制不住的粘了一些在嘴角上。

穆恒光似乎心情很好,他装作找什么的样子扫了一圈茶水间,目光落在了夏言做的便当上。

“你做的?”穆恒光饶有兴致的问了句,他像是想确认一般的重复道:“你说中午一起吃饭的女的是你表妹?”

夏言点点头,他很想继续吃饭,但又不好意思当着老板的面这么做,哪有员工吃饭领导看着的道理?

“穆总。”夏言试探着问穆恒光:“您吃饭了么?”

穆恒光抱着胳膊,不置可否道:“还没。”

夏言其实不怎么信他,但又不敢真的质疑什么,只能硬着头皮邀请道:“那、那要是不嫌弃,尝尝我的手艺……”

结果话还没说完,穆恒光就已经从善如流的接了下去:“好啊。”

夏言:“……”

穆恒光又问:“筷子呢。”

平时张萌萌都自己带的,夏言只有一双,他赶忙洗干净了递到穆恒光手里,给完了筷子他又想起来穆恒光没洗手,对方平时洁癖就很严重,有时候简直不是一般的龟毛,夏言也没多想,动作自然的抽出湿纸巾给穆恒光擦手。

擦完一只擦另一只,穆恒光一手握着筷子,低头看着夏言仔仔细细一根一根温柔的擦着自己的手指,连指甲缝都没有放过。

“先喝汤吧。”夏言一旦进入了伺候模式,殷勤BUFF就开始蹭蹭蹭的往上叠:“昨晚熬到今早的,鸡油不腻口,多喝点。”

穆恒光喝了汤表情就有点耐人寻味了,他看着夏言,又尝了几口对方拣到他碗里的菜,筷子就有点停不住了,一份便当快吃完了穆恒光才发现夏言一直没吃,只是在旁边看着他。

“你也吃点。”穆恒光没什么表情的夹了一筷子菜,送到夏言嘴边。

夏言吓了一跳,受宠若惊的拒绝道:“我自己吃就好,穆总您放着吧。”

穆恒光没说话,但也没放下手,摆明了一副喂食的坚定姿态,夏言没办法,只得张开嘴吃了进去。

一份便当几乎都是穆恒光喂进夏言嘴里的,他似乎特别喜欢看对方两颊鼓鼓像个仓鼠的样子,喂到最后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夏言的脸颊,淡淡道:“乖。”

“…………”夏言嘴里塞满了饭菜,想哭都哭不出来了。



(未完结)

评论
热度(204)

© 初夏_半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