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才是年少

【EC】1874

好像很虐的样子,马着吧

Muse_Fanatiker:

03

连续下了三天三夜的大雪总算是停住了,Erik打开门的时候埋没到膝盖深度的雪就顺溜地滚落他的房子门口。房子四周干枯的枝桠上都积满了雪,偶尔有树枝承受不住雪的重量啪沙一声被压断地随着积雪一起簌簌落下来,无声无息地坠落到地面上。外面的天色好极了,进入冬季之后难得的阳光让他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Erik背了一把猎枪带着一把匕首和些许打了结的绳套就出了门——冬季也是个捕猎的好时节,而他也有一身相当不错的捕猎本领。他的这身打猎本领是在他母亲那儿学来的,原本他们生活在农村,过着姑且算是衣食无忧的日子,仅仅依靠着打猎和种地,他们就足够养活自己,但是政府只是下达了一道命令,就将他们的生活破坏殆尽。属于他们的土地被强行征走,身强体壮的Erik被从农村赶到城市,而他原本身体日渐羸弱的母亲在此过程之中就与世长辞。Erik看着她倒在自己的面前,然后就在他还没来得及流下一滴眼泪的时候,母亲的尸体也被人抬走了,那是他第一次接触到赤裸裸的死亡。原来死亡就是这样,Erik想着,也许自己哪天死去了,也会被不认识的人抬到不认识的地方去。

    要说没有愤怒是不可能的,但Erik没有受过多少教育,他连想要发泄怒气的方式都找不到。

深吸了一口气,空气里寒冷的气息一下子都被他吸入了肺里,Erik小心翼翼地朝着林子里迈进。雪地上粗大的脚印从他的身边一直延伸到望不见的远处,而在树干之上也有不少属于熊类的抓痕与撕咬的痕迹,这让Erik感到惊喜,也许他遇到了冬季难得出来觅食的灰熊也说不定,对他而言灰熊的皮毛和爪子可以卖出不错的价钱,那足够帮助他度过整个冬天。

再分析了灰熊行动路线之后,Erik在两根树木之间埋下陷阱,自己则躲到一边等候着,捕猎者最需要的便是耐心的等待。许是难得温暖的天气让他的脑袋放松下来,Erik在等待猎物的过程中,思绪就一下子滑落到了不知道的地方。不过也许是灰熊已经觅食完毕准备回洞穴继续冬眠的缘故,Erik没有等待多久就等到了他的猎物。

那是一只体型巨大的灰熊,眼下它正痛苦地躺在地上挣扎着,Erik的陷阱相当有作用,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它困住了,Erik走到它身边——当然也没有到灰熊挥爪可以伤害到他的距离——那只灰熊起初还张牙舞爪地冲他发怒,但在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之后便选择了放弃。在自己的猎枪已经对准了它的脑袋的时候,Erik注意到灰熊趴在地上望着他的眼神,看起来无助而脆弱,它黝黑的眼睛一直热切地注视着Erik,几乎快要落下泪来。

一人一熊就这么对峙了数分钟的时间,最终Erik用匕首割断了缠着他的绳套,端着枪看着它跛着腿走远。在灰熊离开之后,Erik看着地面上自己设下的陷阱,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思绪飘向了何处,直到嘶吼的声音再次传来,才把他从乱七八糟的回忆里给拉扯出来。

回到他面前的竟然还是那头灰熊,他的嘴上叼着几只还流着血的野兔,Erik立刻端起枪警惕地看着它。灰熊望了他好一会儿,才把嘴巴里的兔子扔到地上,再次跛着腿走远了。

捡起这几只死去的野兔,Erik想着也许这样还不算太坏,就返回了家中。

将几只野兔的皮毛洗干净剥下来,Erik这就打算到城区去用它们换一点儿钱,虽然这几张毛皮还赶不上灰熊的一张毛皮,但Erik并没有后悔放走它。

城区自然比他那个鬼地方要热闹的多,来来往往的人流总算是给Erik自己还活着的感觉,不过,当他走在人群之中听到过路的人交谈的声音和发出的笑声时,才发现那些热闹都是与自己无关的。

来到自己常去做交易的那家商店,Erik像是拿上好的宝贝一样,有些不舍得地把几张野兔毛皮交给了店主,店主斜着眼睛瞥了一眼他的野兔毛,又看了一眼Erik,斜着眼睛颇为鄙视地说:

   “Erik先生,你这次带来的皮毛可没有你之前的那么好啊!”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横肉都挤得要掉到地上了。

Erik没有回答他,只是点了点头。

   “哎,算了,看在我们是老交情的份上我就收了吧,要知道你去其他的店啊,他们看都不会看一眼。”店家让身边的人收下了这几张毛皮,自己从兜里掏出一大把钱来,仔仔细细来来回回数了好几遍,才从中拿了十芬尼放到柜台上。

Erik没有多说什么,把十芬尼从柜台上拿下来揣进兜里就急匆匆地离开了商店。走出商店门的时候迎面撞上一个男人,还没等他说声抱歉,那人就已经跑远,再等Erik摸自己的上衣口袋,刚刚拿到手的十芬尼也没了。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依旧蔚蓝的天空,现在却感受不到好天气带来的欢乐,现下他只觉得刺眼的厉害。摸遍了自己身上所有的口袋,Erik总算是在一个破洞里摸出了一芬尼来,这一芬尼还能够让他喝点廉价的酒来让自己的心情不那么低落,于是Erik七拐八绕地来到了一处看起来还算是干净的酒馆。

把一芬尼扔到酒馆老板的柜台上,没有理会酒馆老板略带嘲讽的眼神,Erik便在柜台边坐了下来。廉价酒馆有着和它不符合的暖和,除了屋子稍显昏暗以外倒也没有什么让人不满意的地方。Erik注意到酒馆里还有不少人,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谈论着他听不太明白的东西,其中有个人引起了他的注意。那个人有着明显和其他人不一样的穿着,看起来就像是Emma的父亲那样有钱的工厂主,不过他又比工厂主多了点什么,也许是派头或者是气质,总而言之他看起来不像是工厂主那样单纯的有钱人。

他注意到他在喝酒,看起来他似乎连喝酒的方式都和其他人不太相同,也许他就是别人嘴里所说的那种“绅士老爷”之类的人。

感受到Erik的眼神,那人也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甚至相当有礼貌地朝他笑了笑,随后那个人走到他身边来,像是非常熟络地和他打招呼。

   “你好,我是Professor Xaiver,有什么我能够帮助你的吗?”


评论
热度(14)
  1. 初夏_半晴夷羊行者 转载了此文字
    好像很虐的样子,马着吧

© 初夏_半晴 | Powered by LOFTER